Shawn's blog Writing is Thinking

如何评价电视剧《天道》?

知乎原回答:如何评价电视剧《天道》?

编剧通过丁元英在古城隐居和扶贫王庙村两件事将一票主要人物联结成了一个由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所构成的社会单元。强势文化者信奉自然规律,遵守客观法则,笃信自强自立;弱势文化者期盼救世主和破格获取。两种文化属性注定了两个群体迥然不同的命运,决定了他们在社会阶层所能攀爬的高度及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大小。我倒不认为弱势文化就应该被批判而强势文化就应该被颂扬,两者都能以各自合适的生存之道体现生命的价值,坦然不失偏颇即可。弱势文化者凭朴素生存之道能活得有尊严和精彩;强势文化下的人物,也可能因为一步错错万步而走向深渊。

主要想说说剧中几个印象深刻的人物。

丁元英其人,用肖亚文的话 “说他是鬼可以,说他是魔也可以,就是不能把他当人”。他文化学识,艺术领悟能力,对事物运作的通透,人性的洞察,以及“扒拉铜板”的能力都远非一般人所能相比。在常人看来,他性格怪异,不拘于传统文化伦理近乎不通人情,从来逆行倒施而不按常理出牌。这种人高于常人太多,和常人的思考本不在一个层级,现实生活中不可能遇到,把他单纯理解为艺术创作的产物更为合理。“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对物质消费需求极低,而对精神文明消费需求极高是丁元英这类高级哲人的共性,也是丁元英把自己隐遁于古城足不出户过日子的合理性前提,同时是他能吸引芮小丹的本质原因。因为已经自成哲学思想体系,外人看来扑簌迷离的问题在他这里如明镜般通透,我们不曾看到丁元英询问别人意见,他做事情也从不拖泥带水,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富有自信,既然通达了客观规律,那遵循规律去做便好了,这大概就是所谓”道法自然“。从扶贫王庙村创立格律诗开始,丁就算准了后面事态的发展走向,他把经济市场理解为一场零和游戏,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劫富济贫“的战略方针,格律诗的生存之道便是从乐圣的市场里分一杯羹。兵法里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把宏观环境,己方敌方优势劣势及心理都摸清楚了,剩下的只剩有的放矢的执行,这种打法能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也就合乎情理了。这让我想起了王阳明用心学来指导打仗的故事。丁元英这样的人太高,离我们太远。

芮小丹是另外一个理想化的人物,她出身成长于优渥的家庭环境,青春美丽,敢爱敢恨,疾恶如仇,活得潇洒自在,极具慧根,放对了地方就能大有作为。虽然学识上不及丁,但她自在潇洒的活法却连丁都自叹不如。芮扮演的是弱势文化者的救世主角色,无论是其作为警察惩恶扬善的职业要求,还是他请求丁元英在王庙村创造一个奇迹的行为,都透露了她的这一身份。但救世主注定无法拯救弱势文化下的众生,甚至都不能自救,芮小丹的死就是对这一事实最残忍而直接的揭露。

肖亚文是剧里我最喜爱的角色之一,她聪明能干,待人接物礼貌大方,对待朋友足够真诚,有从警官学校毕业出来学生的英气。她认识到自身力量的有限性,但善于借助大人物的力量放大自己的能量。但她依附大人物的方式不是溜须拍马,而是在合适的时候提供价值,担任丁元英助理期间,她谨言慎行,把每一件交给她的事情做的干净利落,丁从私募基金退出后又巧妙的将他安置在芮小丹身边以保持日后联系,格律诗遭遇官司危机时她挺身而出,不仅拒收高额诉讼代理费而且主动入股,都体现了她的睿智,胆魄和远见卓识,这是处于井底的格律诗三个音响发烧友创始人所看不到也难以理解的,用冯世杰的话来讲,她比他们三个男人更有种。这个”有种“就是智慧与胆识撑起来的决断。

欧阳雪,她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人白手起家从摆地摊做到成古城数一数二的饭店已实属不容易,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没有被这份成就冲昏头脑,她明白管理好饭店是自己能力所能及,也很享受这份小小的成就感,但经营和管理公司已然超出她的能力范围。当王庙村扶贫需要资金和法人时,她没有拒绝,一方面源于对丁元英的信任,一方面也想拉乡民们一把,在格律诗官司危机时,虽然内心痛苦无助,仍坦然接受了其他三人的退股要求,一个人扛下了风险与可能的损失,在格律诗曙光初现时能果断割舍股份,满心轻松欢喜回去经营饭店。像欧阳雪这样的人,可能做不了时代的弄潮儿,但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贪心,兢兢业业做好分内之事,也能过的充实快乐。

冯世杰,可能是出身最差的,老实本分,勤劳肯干,靠本事吃饭,在古城里拼出了自己的修车行。从影片开头他接待乡亲的方式就能看出这是一个不忘本的人,他一心想为村里的人谋一份生计,才有了后来的王庙村扶贫事件。格律诗成立以后,冯一直奋战于生产一线,想的是怎么让公司出好产品,让王庙村的村民多挣几个钱,他不抢风头,也不指望村民对自己感恩戴德。格律诗遭遇危机,三人一同退股时,冯世杰心里最过意不去,对丁元英和欧阳雪没有怨恨,并尽自己所能保留下来王庙村最核心的几条生产线,保住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生产体系。从这些事情上来看,冯世杰虽然少了些魄力和胆识,但至少淳朴善良,脚踏实地。也因为如此,他成了唯一扒上井沿的人。

刘冰,弱势文化下的极具代表性的人物,他集合了弱势文化者的性格特点,软弱无胆识,心术不正,贪慕虚荣,不依靠自身实力实现自救,总想着有救世主或者天上掉下馅饼一夜暴富。好几次翻身的机会摆在眼前,都白白错失,最终葬送了年轻的生命。他是弱势文化下一个极端但富有启迪性的代表,他的死亡让观众注意到自己身上这样那样的毛病和人性弱点。他的死或许不是故事发展的必然需要,却是作者用来揭示和升华主题所不可缺少的。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这句话太深,通过这部剧,我们或许能看懂一点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